平文涛刚被刑拘 又有人在岳王公园刻上《满江红》

www.xd55555.com

2018-10-10

岳王公园小亭子也被刻字。

  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平文涛”火了——他在杭州西湖边的石碑上用红字涂鸦,在石碑上依稀可以看出他写下的是“平文涛”、“无砂之禅”七个字。

  这事经本报报道后,“平文涛”迅速被全国人民所认识。 大家都在找,这个无端在景区乱涂鸦的人究竟在哪里?又为什么要写下那些字?  之后,“欠杭州一个道歉”的平文涛仿佛消失了,直到10月7日他再次出现在西湖边。 让人震惊的是,他竟然再次在西湖边的另一块石碑上乱写字。 这一次他被一个早锻炼的阿姨发现并很快被警方控制。 昨天中午,钱报记者从景区公安了解到,平文涛已因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

  然而,这边这个平文涛刚被拘留,那边又有人在公园里乱刻字。   平文涛写下的字  是他玩游戏的角色名  根据警方前期调查,河北人平文涛今年36岁,在杭州没有固定工作也没有固定住所。 警方在平文涛第一次恶意涂鸦当天就已经掌握了相关线索,但因为他没有固定住所,所以直到平文涛第二次犯案时才将人当场抓获。

  平文涛对两次在西湖边恶意涂鸦的行为供认不讳,至于为何要在西湖边涂鸦,他一直没有正面回应。

网传平文涛有精神异常等情况,钱报记者从警方了解到,在警方问询期间,平文涛情绪稳定,思维正常。   至于大家都好奇的平文涛写下的那几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警方表示,平文涛写下的其实是“无砂之神”,根据目前掌握的线索,这应该是平文涛在游戏“使命召唤”中的游戏角色名称。   岳王公园小亭子  昨天又有人刻字  这边平文涛刚被刑拘,那边又有人在小亭子里刻字了。

昨天早上,钱江晚报接到读者爆料,说庆春路上一个小亭子的柱子上被人涂鸦了。   亭子位于庆春路浣纱路口的岳王公园,是一个六角形的亭子,一共六根柱子,几乎每一根上面都有字,有白色和黑色。

  其中两根柱子上满是密密麻麻白色的字,有“三十载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雾”、“妾若不弃,君毕不离”等诗句,还有一些名字。

凑近了可以看出,这些字是被刻上去的,白色痕迹是刮掉柱子红色油漆之后露出的水泥。

这些字迹形成了一个个很明显的凹坑,摸上去糙糙的。

  其它柱子上刻的字较少,有几根柱子上用黑色的墨汁写着大大的“剑胆琴心”“龙栖亭,伴贤眠”等字样。   钱报记者到的时候,刻字的人已经被警方带走了。

  附近居民赵奶奶说,她早上路过亭子,看到“涂鸦”,她猜测很有可能是住在亭子里的那个男子所为——几个月前,他们就住在这个亭子里,“他们每天老酒喝喝,我每天走过都看到的。

”她说这个人看着还清爽的,看起来蛮有文化的,穿着西服戴着戒指。   一旁有个姓陈的男子抽着自制水烟,表示自己也认识刻字的人。

“我之前在余杭那边打工,十来天之前住进这亭子,偶尔也会跟他打个照面。 ”陈姓男子说,他和那个人交集并不是很多,因为那个人不和他一块捡破烂,不过两个人平时会就着大葱喝酒。

  他们说,刻字男子三十多岁,山东人,有一些衣服被子之类的行李:“之前他有问过我字写得好不好,但我没有亲眼看到他刻字。 ”  赵奶奶在一旁补充:“这个亭子一直有人住着,有时候吃完的东西还乱扔,害我跌过两跤。 ”  亭子被刻成这样,八十多岁的戈奶奶很生气。 她说她在这附近住了四十多年了:“平时大家都会来亭子里坐坐的,现在弄成这样,气都气死了。 ”  他想刻《满江红》  养护单位已着手修复  关于此事,湖滨派出所昨天上午9点接到了报警,接警后民警第一时间赶去现场带走了刻字男子。   刻字男子被带走那一幕,刚好被来公园游玩的安徽人吴先生看到。 吴先生说男子穿了一套深色西服和皮鞋,西服看着不是特别干净,和他一起被带走的还有很多放在亭子里的“行李”。

  “我们到的时候,他手里还拿着刻字的裁纸刀。 ”湖滨派出所办案民警说,经过初步调査,男子姓耿,1975年生,是山东临沂人,在杭州没有工作。

耿某自己说原本打算用裁纸刀在岳王公园这个亭子的柱子上刻下《满江红》,大部分字是当天早上刻下的,还没刻完就被路人发现报警了。

目前耿某因为涉嫌故意损坏公共财物被警方控制,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査中。   耿某这一行为会面临什么惩罚?  民警说具体要看损坏物品的价值,如果超过4000元,耿某会面临刑事处罚。   随后,钱报记者联系了上城区绿化办。

绿化办相关负责人说,他们已经去岳王公园做了现场评估。 被刻字的一共有四根柱子,到时候会对水泥柱进行填充再重新粉刷,由于担心出现色差,六根柱子会统一粉刷。 目前养护单位已着手准备材料,两三个工作日后亭子就能恢复原貌,大致费用1000元。   杭州对“到此一游”说不  虽然对很多人来说,旅游出行并不是稀罕事,但对于少部分人来说,旅游仍是一种炫耀行为。 他们需要在旅游中寻找到“存在感”:告知全世界,我的存在;告诉后来者,我先到了。   在景点乱涂乱画的另一个原因则是规则意识的普遍缺失。 生活中,远未形成“违规即被处罚”的现实威慑力,一些游客的旅游规则意识难以形成。

  好在杭州在这方面又成为先行者——普通市民发现涂鸦者立即举报,警方快速出动。

该控制的控制,该调查的调查,该拘留的拘留。

  为杭州市民的热心,也为警方的高效点赞。   黄伟芬华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