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高新业绩大增七成

www.xd55555.com

2018-10-31

长春高新业绩大增七成因为一则高管离职的传闻,长春高新()经历了惊魂的一周。

近日,网上突然传出一份关于某生物制药企业部分股权转让推介项目的截图,不少市场人士纷纷猜测,图中信息所指系长春高新的核心子公司金赛药业,其创始人金磊欲将所持长春高新业绩大增七成  因为一则高管离职的传闻,长春高新()经历了惊魂的一周。   近日,网上突然传出一份关于某生物制药企业部分股权转让推介项目的截图,不少市场人士纷纷猜测,图中信息所指系长春高新的核心子公司金赛药业,其创始人金磊欲将所持有的金赛药业股权对外转让。   巧合的是,就在10月11日,金磊刚刚因个人原因辞去了在上市公司长春高新担任董事的职务。

两则消息联系在一起,关于金磊将从金赛药业离职的传闻由此传开。

受此影响,长春高新股价惊现闪崩,短短几日,市值蒸发近百亿元。   而传闻发酵后的数天里,长春高新方面并未作任何公开回应。 直至10月17日,长春高新才发布公告对上述传闻进行澄清:现金磊先生确认,近日网上流传的金磊博士将离职的信息属不实报道。 金磊先生从未向金赛药业董事会作出其离职的意思表示。

  10月20日晚间,长春高新发布三季报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亿元,同比增长%;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母净利润亿元,较上年同期大增%。   近些年来,长春高新的业绩一直保持稳定快速增长,股价一度高达257元/股,仅次于A股股王贵州茅台。 此番跌落后,亮眼的业绩能否重振市场信心?  高度依赖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长春高新成立于1993年,于1996年登陆深交所A股,是东北地区最早上市的老牌国企之一。   从股权结构来看,长春高新的前十大股东中,除第一大股东长春高新超达投资直接持股%以外,其余股东均为基金产品、资管计划等,股权较为分散。 长春市人民政府为其背后最终控制人。

  事实上,长春高新是长春市政府通过高新园区管理委员会设立的一个控股平台,早期通过参股投资一些创业型公司,逐步发展成为以生物医药为主、房地产开发为辅的综合性控股公司。 截至目前,长春高新旗下有金赛药业、百克生物、华康药业、高新地产等10多家控股子公司。   作为国内生长激素的龙头,金赛药业无疑是长春高新旗下最为核心的一块资产,从经营数据可见一斑。 2017年财报数据显示,长春高新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净利润亿元,分别同比增长%、%。

同期,金赛药业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净利润亿元,分别同比增长51%、%。

  也就是说,2017年金赛药业为长春高新贡献了51%的收入和74%的净利润,其之于长春高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而金磊辞职一事在资本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亦透露出长春高新高度依赖子公司金赛药业的事实。   据公开资料显示,金赛药业主营基因工程药物,是国内最早开发出重组人生长激素的企业,2005年即推出亚洲第一支水针剂,2014年推出的长效针剂,是迄今为止全球唯一的长效生长激素。 金赛药业在国内重组人生长激素市场占有的份额接近70%。

  过去的5年里,金赛药业一直保持稳健的增长。

数据显示,金赛药业的收入从2012年的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亿元,复合增长率24%;净利润亦从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亿元,复合增长率达22%;毛利率和净利率分别维持在90%、35%左右,显示了极强的盈利能力。

  更重要的一点是,随着学术推广加强和渠道进一步下沉,金赛药业依然显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 近些年,随着金赛药业的增长,长春高新的股价一路上扬,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

在不少投资者眼中,金赛药业是长春高新捡到的一颗明珠,也是看好长春高新的核心价值所在。

  单飞未果  金赛药业的创始人金磊曾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博士,顶级的基因工程科学家,1995年曾获得当年美国生物学界的最高奖克莱文奖。 早年留美期间,金磊曾任职于全球第二大生物制药公司基因泰克(Genetech)。   1996年,金磊怀揣着技术回国创业,从长春高新手里拿到了启动资金,合作创立了金赛药业。

股权方面,长春高新以资金和土地出资占70%,金磊以技术入股最终获得24%股权,另外6%股份由自然人林殿海持有。

  这样的股权结构为日后金赛药业与母公司长春高新之间的种种埋下了伏笔。 谁也没有料到,金赛药业的发展如此顺利。

随着金赛药业逐步发展成为长春高新的支柱,双方之间的矛盾渐渐浮出水面。

  记者注意到,金赛药业的股权结构多年来没有任何变动,金磊的股权比例依旧只有24%。 更尴尬的是,作为灵魂人物的金磊仅持有上市公司长春高新不到4万股股票。 激励不到位一直为资本市场所诟病。   长春高新方面亦并非不想理顺与金赛药业之间的关系。 据了解,金赛药业曾考虑单独上市,但由于其净利润、净资产在上市公司的占比均超过监管红线而分拆无望。   2016年底,出于改善金赛药业公司治理、健全激励机制的考虑,长春高新又试图将其推上新三板。   该项议案在当年亦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

深交所曾针对此事下发关注函,要求长春高新说明金赛药业在新三板挂牌转让是否涉及上市公司的核心业务和资产,是否损害上市公司的独立上市地位和持续盈利能力等。

  经历了两上两下的波折,该方案最终亦未能成行。 2017年3月,因监管政策和证券市场环境变化等因素,长春高新宣布撤销金赛药业在新三板挂牌转让的议案。

  僵局待解  资本市场上,关于金赛药业核心团队的股权激励问题已是一个多年的老话题。 换股曾是市场呼声最高的一个解决方案。   事实上,早在2012年,长春高新曾推出一项并购重组方案,拟通过发行股份购买金赛药业的少数股东权益,实现对金赛药业100%控股。

如此一来,金磊可将其所持有的金赛药业股权置换成上市公司的股权,进而实现激励。   然而,这项换股计划最终以失败告终。 当时长春高新公告给出的原因是交易双方对交易价格存在一定分歧。

坊间认为,金磊与长春高新之间对于金赛药业的估值定价存在较大分歧。

  为上市公司创造了重大价值却无法在二级市场变现,金赛药业核心团队的激励问题多年未解决,是公司治理结构上的一道硬伤。

一位接近长春高新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金赛药业没有第三方交易的定价,上市公司作为国企难以给出合理的价格,股权置换就陷入了僵局。   对长春高新来说,除了股权激励的问题,恐怕还有外行指导内行的尴尬。 记者注意到,目前长春高新的董事会与高管团队中,竟无一人是医药专业的行家。   此前,金磊曾于2014年底进入长春高新的董事会担任非独立董事。

而就在10月11日,金磊提出辞职,退出了上市公司层面的董事会。 长春高新方面表示,金磊退出董事会后,仍将继续担任金赛药业的总经理。

  此前的9月25日,金磊通过二级市场减持了9000股,所持有长春高新的股票数量由万股降至3万股。